與星空共舞

腐女一枚
偏好主角總受WWW

【你】

点文者:偶尔也会想换换口味的 人间失格
现代主仆
执事立法X少爷花绘
其他人设:
(无奶奶和父母←其实是想不到
家人
爷爷:万次郎 大哥:安倍晴斋 三弟:弥彦
三兄弟都是领养来的,领养他们的爷爷尊重了他们的意愿,所以姓氏不同,奶奶很早就去世了,因为爷爷爱着奶奶,所以再也没有娶过任何人,所以膝下无子,才收养了他们三兄弟
下仆们
女仆长:河源 女仆:小雫、禅子
厨师长:司法 园丁:行政(噗www
司机:物怪庵 家管:唧唧唧
宠物
博美:毛茸茸
其余的职位你们可以自己纳入
然后上面打的人不一定会出现(那你打屁阿!?
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正文开始
今天是隐世集团重要的大日子,那就是在家里备受宠爱的二儿子"芦屋花绘"的成年礼

"叩叩"『芦屋少爷,该起床了,今天不是您的成年礼吗? 』立法在门口敲着门板,好笑的看着床上的那一坨不明物体,『呜…在五分钟,五分钟…呼……』花绘从棉被里伸出手,比了个五字,向门口的立法挥挥

『您五分钟前也这么说过,芦屋少爷』立法放下敲着门的手,他就进入房间,顺手把门关上,走近床前,伸手就是抓住了那只挥来挥去的手,轻声道『您再不起来…我可是只好麻烦安倍少爷来叫您了喔~』花绘一听完,马上从床上跳起来洗漱,开玩笑,如果让他面对他就宛如欠他一百万元安倍大哥来叫他起床,那他成年礼的早上不被吓死才怪

立法看着在他面前毫无顾忌的在换衣服的花绘,硬是把扑倒花绘的念头压抑下来,然后靠近正在与繁杂衣服做抗争的花绘,在花绘的耳边低语着『我来帮您,少爷』抬起手,就为花绘整衣,花绘低着头偷看为他整理衣服的立法

其实这衣服他是会穿的,只是,他想在靠​​近他一点,虽然立法平时为人轻浮,但那偶尔认真的模样,是花绘最喜欢的,从小时候就开始了,一直都没变过

十五年前,花绘的父母遭遇了一场死亡车祸,他也在场,但幸运获救了,然后遇见了收养他的爷爷,多了两个兄弟,但是直击父母死亡的花绘还是一直都闷闷不乐的,无论其他的下仆怎么安慰、讨好他,都没有什么改变

渐渐的,除了爷爷和其他两位傲娇兄弟,就再也没有人和他说话,直到遇见了因为无聊来应征工作的立法,他不会像其他的一般下仆(不包含上面的人)一样带有目的的靠近他、和他说话,在他难过的时候,立法也只是在旁边默默的陪着他,偶尔聊聊天,日子一久,花绘才逐渐有了笑容,开始和其他人沟通,才有了现在的"芦屋花绘"

花绘的成年礼很盛大,许多人都带着祝福来祝贺花绘,当然也有带着巴结的,还有迫不期待想把自家爱女介绍给他的,这些就算了,还有几位妈妈想把自己的儿子跟他联姻的是怎么回事!?花绘脸上不禁滑过三条线的想

花绘一边和周围的人对话着一边寻找心念念的人,才发现他正在与那些名媛们聊天,不亦乐乎,花绘的眼中划过了一丝悲伤,周围的人都没发现,但是同时和那些名媛聊天的立法却发现了

之后花绘被灌了很多酒,虽然难受但花绘还是不断忍着,人人都说借酒可消愁,但,他为什么还是那么难过呢?

成年礼结束后,原本热闹的大厅恢复了寂静,立法无奈的看着趴在桌上的花绘,一个侧抱(公主抱)就先把花绘带去浴室,压抑着自己的欲望,为花绘做一些简单清洗,就送回房间了

成年礼,也意味着该为自己的人生做决定的时候了,看着那些带有目的的人靠近花绘,天知道他多想拉着花绘离开

但,他不能,他只是一名执事,他只能在一旁看着花绘,看着他可能娶了现场某一位小姐为妻,成立家世,看到花绘那一丝悲伤的眼神,他能不能认为,那是为他划过的呢?

立法将花绘放在床上,看着平日闹腾的花绘现在安静的躺着,有谁能将他与以前那自闭小鬼做连结呢?

立法轻吻了花绘的额头,正要转身离去时,他才发现他的下摆被床上的人紧紧抓着,而床上的人也睁开了双眼,注视着他

『立法…不要走,抱我……』花绘借着酒意,鼓起勇气向立法说着,原本他是不敢说的,但是从立法的那一个吻后,他觉得他满溢的感情再也受不了了

立法先是眼神一变,然后认真的对花绘说着『芦屋少…』立法还没说完话,就被花绘突然抱住自己的举动打断了『我没有醉,我很清醒! 不要总是把我当做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来看,我长大了……抱我,立法…,还有,不要一直叫我芦屋少爷芦屋少爷的…叫我的名字……』立法用哭笑不得的表情抱着花绘,唉呀唉呀,他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快要断了呢~

『吻我』花绘简短的命令着,立法也不多话,轻轻的叹了一声,然后,深吻

『哈…哈……』从来没有接吻过的花绘很快就被立法吻到没气了,但他还是不气馁,用他那迷蒙的双眸,静静的望着立法,把立法压到身下,然后再度主动的吻了上去,被吻上的那一刻,立法听见了理智线断掉的声音

第二天一早
窗户外的阳光,轻轻洒在房间内床上的两人,花绘依偎在立法的怀里,偶尔蹭蹭,这是一个多美好的景致阿~但是在某些人眼里就不是这样了

如:发现楼上的花绘一直不下,立法也不见踪影,而感到不安所以上来叫人的安倍

『立法!!!!!!!!』安倍的怒吼很快的穿过了整个大宅,床上的两人也被吓醒了『呦~安倍少爷,早安~』立法满面春风的向安倍道早,而旁边的人因为想起昨晚的事正害羞的藏在被窝里

所以,花绘少爷的成年礼的当晚,被立法吃干抹净的消息,很快的传遍了整个大宅

开明的爷爷表示支持,并着手把一些集团的事教给立法,让他以后可以为花绘多做帮忙

虽然立法很开心有如此开明的爺爺(喂!人都还没娶呢!)但是其他人可不好对付,不管是突然叫他做麻烦事的安倍,不然故意制造麻烦事给他处理的弥彦,不然是不.小.心打翻食物洒到他的司法,再来是把他丢包的物怪庵,更过分的是把他的私藏照拖出来分给大家的毛茸茸

正当立法正在庭院忿忿不平的时候,突然有一管水打了下来,立法默默转了过去『行政,你也…』『不管是那个少爷怎样或是你遭遇什么都与我无关,我只知道,你挡到我了』『……』内心受到严重创伤的立法就跑去找他的花绘要安慰去了

正当立法找到花绘时,花绘正被以河源为首的女仆三人包围着,而花绘也被她们的问题感到害臊而不断的躲着她们

『嘛,这样的日子也不错』立法看着他的小少爷,稍稍抛开刚刚的事,发出了这样的感叹『如果没有那些打扰人的人的话』

其他人表示:我们用心在捧着的人,我们都还没做什么就被你个大灰狼给吃了,放过你 ? 绝 不 可 能 ! ! !

立法知道后表示:反正都是我的人了,你们还能怎样?呵呵

【END】
好久没有写过那么长的短篇了
原本只想写傻白甜的我,脑洞不小心越开越大
结果不小心写成甜中带点虐了…
话说,我在慎重宣明一件事,我 不 会 开 车 !!!
虽然本人很会脑补一些有的没的,但是肉一直都是我的苦手阿~
中间的片段,如有意愿,欢迎开车!!!

评论(14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