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星空共舞

腐女一枚
偏好主角總受WWW

【不可以跟安倍說的事】

哈啰~我再度回来拉!
下礼拜暑辅就要结束了,超开心\(^o^)/
这篇是冷到不行的,立法X花绘 微安芦
就是这样,正文开始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『就是这样,麻烦你啰~』立法笑笑的对安倍下了运送东西的指令,『嘁,芦屋,我们走』安倍心不甘情不愿召唤物怪庵并呼唤着花绘赶紧跟上『阿…是,安倍先生,等我一下』花绘正要跟上时,手突然被抓住了

立法抓着花绘的手,向安倍说道『为了确认你有好好的把事完成,先把你的奉公人扣押在这里吧,伊月~』安倍听完后,脸立马黑了大半『你着家伙…』

花绘紧张的看着把他夹在中间的两人,只好颤颤巍巍的对着安倍说『安倍先生,我留在这里没关系的…』,『看吧,伊月,你的奉公人都说没关系了,我会好好照顾他的^__^』知道说不过立法的安倍也只好答应了

『芦屋,你这个五岁儿童不要给立法添麻烦,知道了吗? 』离开前,知道自家奉公人常常做出一些令人咋舌的行为,安倍还是提醒的一句就离开了『安倍先生也真是的,我明明是一个身心健康的十五岁,却一直被他说五岁儿童,他自己还不是……』花绘在安倍离开后,一直不满的嘟囔着

在一段时间后,花绘才想起这里并不只有他一人,就向从刚刚开始一直听他说话还笑不停的立法说『不好意思,让立法大人见笑了』只见立法稍微摆摆手回说『没关系,芦屋君,很有趣呢~』一边想着“身心健康的十五岁阿…”之后招招手,示意花绘靠近他

『立法大人,请问……呜哇!!咦~』花绘在靠近的一瞬间,立法便把花绘捞到自己的怀里,鼻息间的气息,喷洒在花绘的脖子上,令花绘有些发痒『请问…立法大人…这是在…做什……么? 』突然上升的温度,发痒的脖子,令花绘的话断断续续的

『这是妖怪示好的方式之一喔,芦屋君~』立法不慢不紧的说谎,花绘竟然也相信了这个可疑的谎言“毛绒绒也经常这样做呢…”

见花绘没有挣扎了,立法的动作也渐渐的大胆了起来,头靠在花绘的肩膀上,轻轻的磨蹭着,轻闻着花绘身上的花香“真是…一个毫无防备的奉公人呐~ ”立法伸出舌头,照着花绘的耳朵轮廓轻舔着,『呜…立法大人…这样子……好奇怪?…嗯…』但立法并没有回答花绘的问题,反而是将手伸近花绘的衣衫里,在他的背上安抚着

『哈…立法大…人嗯…请您停下…阿……』敏感花绘觉得自己快不行了,在立法摸过的每一处,便像着火一般,不断发热着,『好吧,那我就停下了』觉得玩够的立法停了下来,端详着自己刚刚的[杰作]

因为害羞而发红的脸,配上那因为隐忍着而变的湿润的双眼望着立法,头发也被刚刚紧张时冒出的汗水贴在脸旁,最后再加上刚刚被掀起而显得凌乱的衬衫,“还真是不妙的景致呢…”立法如此不负责任的想

而在立法停下的那一瞬间,花绘发觉自己竟然有点不舍,甚至希望立法能够继续下去,被自己的想法吓到的花绘,只好捂着脸缩到立法的怀里,过一段时间才惊觉不对时,赶紧抬起头看,结果是一张带着笑意的脸在眼前放大『呜哇!!!』花绘吓的往后跳开,并且以土下座的姿势不断向立法赔罪,根本忘记自己才是被吃豆腐的那一个

在突然变的尴尬的气氛下,立法和花绘只是对望着不说话,花绘也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衣服好像变整齐了,原来他刚刚在立法的怀里时,立法也把他的衣服整好了,顺便再多摸几下,不过在那情况下害羞的花绘也没发现

此时,立法开口了『芦屋君,刚刚的事,不可以跟伊月说喔』花绘听完后内心不断的os“这怎么可能说的出口啊啊啊///////”

『五岁儿童没有给你添麻烦吧?立法』不知何时出现的安倍说着『安安安…安倍先生!?你什么时候??』花绘此时非常紧张,像是一位被丈夫当场抓奸的妻子一般,听到花绘的喊叫声,安倍以为他又干了什么好事『你这个五岁儿童…💢』

『没有喔,伊月,芦屋君很乖呢』立法在安倍快发火前向安倍说着,并且偷偷的对花绘眨了一下眼睛『是吗…? 』安倍虽然很怀疑,但看样子也的确没发生过什么事,也不做追问了,虽然,还是有种刚刚发生了他绝对会追杀了立法的事情的感觉

待安倍带着花绘用物怪庵离开前,立法偷偷的用安倍看不到的角度对花绘说了一段话后,就愉快的看着对方红着脸离开了

在他们离去后,立法便缓缓的吸了一口烟斗『呼…真是一位,可爱的奉公人呐』

"下次…再继续刚刚未完成的事吧"

【END】

评论(12)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