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星空共舞

腐女一枚
偏好主角總受WWW

【結局】

在等待43话的过程中,我又重复看了几次组合之战篇,非常在意费兹杰罗所说的“书”,然后再说到文豪内的逝世之人,大部分的人都会想到织田作吧?
如果真的找到了那本书,太宰是否会希望敦复活织田作呢?
然而,复活一个人,必会改变原有的世界规则,所以一定会有相应代价
所以有了这篇…虐文?
CP 嗯…微织太 微太敦 微乱敦 (怎么都是微阿!!!)
“书”是自己从数本书里佳句里,千挑万选的选出来的,要说为何?我只能老实告诉你,我是凭感觉的w
上次一次虐五人,这次就收敛点好了
正文开始~~~~~~~~~~~~~~~~

找到书了,埋藏在横滨最深处,那本让国外组织不惜联手也想得到的书-《ノルウェイの森》,而书的内容,只有身为指标的人虎_中岛敦,看的懂书的内容,在他人看来,只是一大本的空白书。

太宰得知那本书可以复活人的时候,他以他有生以来,最低的姿态向敦拜托着,希望他可以复活自己的挚友同时是自己的恋人_织田作之助,即使这可能只是无稽之谈,他知道敦对他的感情,但他对织田作的感情太深,他觉得他无法回应敦的感情,所以从不说破。

当敦看到太宰那副样子,他想也不想的答应了,虽然后面有点后悔,要复活自己喜欢的人的恋人,这不就代表他没希望了吗?但,在那当下,看到以前那随时自信满满的太宰向他低头恳求时,他实在无法拒绝。

自那天起,敦一直在研究书中,复活人的办法,在看到代价那一栏时,敦笑了,是一个绝望微笑。
在下一次的满月之日,便开始仪式。

今天是满月,那皎洁的月光,照亮着看着仪式(侦探社)和仪式中的人(中岛敦),敦念著书内的咒语『生非死的对立面,而死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。在那为人所思的人阿,依我之念,回归于此』(注1)
想着太宰曾经给他看过的相片中的面容,敦发动着只有身为月下兽的他才能发动的仪式,“感觉真温柔”是他对织田作的第一个想法,而第二个想法是“难怪会被太宰先生如此需要阿…”

光芒大起,在敦的旁边,多了一个人,那便是太宰思思念念的人,仪式成功了……

太宰冲了过去,抱住了织田作,敦是第一次看到,笑的如此灿烂的太宰,周围的人不断的说着恭喜或祝福的话,机乎没有人注意到悄悄退出的敦

『这样值得吗?敦君,依我所见,这个仪式必须要付出什么代价吧? 』乱步在敦即将离开时,悄声的问了他一句,『乱步先生…对我来说,这是一件非常值得的事』敦看着与织田作说说笑笑的太宰,如此回应

『至于什么代价,乱步先生也早就猜到了吧…』『哼!那是当然,我可是最伟大的江户川乱步呢!不过我多希望这次是猜错的』乱步稍微睁开那一直闭着的双眼,些微湿润的看着敦『在最后有什么想留的话吗? 』

『没有喔,乱步先生』敦说完以后笑着离去了,最后,消失的无影无踪…

『既然没有要留的话,为什么要笑的那么勉强呢?敦君』乱步哭了,哭的像孩子一样,那以前在侦探社不断吐槽却还是照料着侦探社身影,在往后都不会出现了。

第一个发现乱步的异状的,是侦探社的社长,要知道,自他收留着乱步以来,除了刚开始,他再也没有看过哭的如此悲伤的乱步,于是前去安慰,所以大家也注意到了,也是一阵惊讶,那一直都像个孩子王的乱步,竟然哭了。

众人纷纷过去想了解情况,而太宰也终于注意到那自仪式结束后消失的身影『敦君呢? 』,听到这句后,乱步爆发了『太宰治!!这都是你害的!!!如果你没有拜托敦君他…他就不会离开了……』因为情绪过于激动,乱步晕了过去,弄得大家手忙脚乱的

『我害的…? 』像是知道了什么​​的太宰,他不顾形象的大吼着『敦!!!你出来,你这只是一个玩笑对吧?不要再躲了,我们都被你吓到了!你…出来好不好?』

向周围的人了解自己为何复活的织田作,还有太宰口中所说的敦,他走了过去,揍了太宰一拳,太宰愣了一下,抬头对着织田作的双眼『太宰,是我们对不起敦君,从今往后,我也会跟你们一起寻找把他带回来的办法,不要独自承受…想必,敦君也不希望看到你这幅狼狈的样子吧…』

『阿阿…也是呢…』太宰变得冷静些许,就先离开此地了……

过了很久,不管找寻什么办法,或是研究那本书,都找不到方法让敦回来,镜花也因此瘦了一大圈,让红叶好生心疼,于是也拜托森欧外帮忙寻找,森欧外答应了,但还是未果…

太宰走在第一次与敦相遇的河边,说着最近的状况『乱步先生自从醒了以后…除了工作必要,就再也没有和我说过话了,这就是我辜负你的下场吗?敦君…你好狠呐……什么都不说的擅自消失了,好歹也带上身为前辈的我阿』,织田作在远方看着日渐憔悴的太宰,只是摇摇头的离开了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后续
在黑暗之中的敦睁开了双眼,看见了他以前最想见又不想见的人-院长
在敦以为院长要因为为了复活一人而牺牲自己性命的举动作惩罚时『你还是跟以前一样的天真阿…敦,不过,这才是你』院长只是如此说着,并且摸了摸敦的头,之后转身往深处走远『还不快跟上!?』

『是,院长!』快步跟上后,敦想“这就是对我来说,最好的结局吧?”

【END】
(注1)此句原文是[死并非生的对立面,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。 ] 取自 村上春树 《挪威的森林》
         作了些许修改,后面为自编

评论(2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