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星空共舞

腐女一枚
偏好主角總受WWW

【all一】

生日賀啦啦啦~

如有不好,請見諒辣~

各種補腦,請想像辣~

,,,,,,,分界線,,,,,,,

鈴鈴鈴...

關掉早晨的鬧鐘,一護伸個懶腰便起身看了看今天的日子,要問有什麼特殊的呢?有,今日是我們的一護生日啦啦啦~(眾攻:明明是我們的!!才不是你們的!! 某蘑菇:唉呀呀,看在今天那麼特殊的日子,就讓一下唄~ 死神/虛界眾攻:... 卍解!/虛閃! 某蘑菇已成渣...ToT)

和以往的日子一樣,走下樓梯接受兩個可愛妹妹的祝福和可親(惡)爸爸的禮物(一心:別以為我沒看到括弧裡的字...)

總之,一護和往常一樣,接受朋友的邀約,開開心心玩了一整天的一護回家了

為什麼不是高高興興呢?因為雨龍送了他一件女裝,名曰:「下次我生日時,你不用多想禮物了,穿上這件讓我嘲笑一下就好」(復活的某蘑菇:明明就想看... 雨:閉上妳那張發臭的嘴!!!)

回到家,開門一看,關上,再開,再度關上,最後鼓起勇氣一開,一護終於明白一萬頭草泥馬再心中奔騰的感覺,誰來告訴他為什麼魂會以龜甲縛綁法吊掛再門口,而且還綁頭上綁蝴蝶結...

將魂救下後,魂例行了以往的吃草莓味豆腐的工作,「嗚嗚嗚...一護你終於回來了,今天一點多的時候,大姐拿著三張兩天一夜旅遊卷把你家的爸爸和兩個妹妹打發走了,之後我就被大姐抓起來,綁成這樣到一護你回來了,你要替我作主阿!」任那名以假哭真吃豆腐的魂亂來,聽到魂這樣說的一護,心中的警鈴便開始大響

咚!的一聲,像是應驗一護的聲音,一護漸漸的往發聲地——客廳,提著膽子一看,我X的,我眼前頭上綁著詭異彩帶的黑長直帥哥是誰啊?「一護」只見這名男子用一種認真的眼神叫他的名字「阿!?原來是白哉阿,你怎麼會在這?然後那是什麼造型?」白哉回道「露琪亞說今天是你的生日,應該要好好過來祝福一下,然後這造型是她用的」一護想起被以羞恥綁法的魂,諒她也不敢對白哉這麼做

又是一個聲音,是從廁所傳來的,一護趕去一看,天啊!是誰把他當初死對頭之一的蛤蜊(不對  葛力喬姆綁成M字開腳! ?

「可惡!!!妮露那死丫頭,下次抓到她一定要把她給燉了!!!」好吧,他知道了

將葛力喬姆解開後,他發現白哉和葛力喬姆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他,不過只有一瞬間而已,因為房間又傳來了更大的聲音,打開一看「@”!*#…@*&“」原來是被綁成各種的眾攻們「亂菊和雛森竟敢聯手這樣對我,她倆死定了!!!」「露!!!琪!!!亞!!!」「哦~被反了一道」「……」「八千流什麼時候學這個的…」然後是各種叫罵聲

當然後善良的一護當然幫大家解開啦啦啦~

「咳!一護!」戀次壓下了剛剛羞恥感對著一護叫著,一護回頭後「生日快樂!!!」,一護既開心既感動

之後「喂!一護,你剛剛為什麼這麼順利的幫我們解開?一般不是要解很久嗎?」日番谷對長依舊犀利的問出大家的疑惑

「啊?因為以前…等等!你們過來幹什麼?」「因為以前?既然如此我們就讓你好好回味一下吧!!!」

之後的最後,一護是在屍魂界和虛圈度過的,不過大部份都是在床上

真是可喜可賀!可喜可賀!(全身發酸腰痛的一護:可喜可賀個頭辣!!!

_____後記_____

某蘑菇:阿諾~各位死神身邊都有無良的下屬陷害,除了蛤蜊(喂!)請問小烏(烏:瞪!)和藍染隊長是怎麼…?

烏:那個女人說這是瞭解【心】的方法之一

某蘑菇:哦~(擦汗)那麼藍染隊長呢?

藍:因為看起來很有趣所以自綁了,怎麼?有意見嗎?

某蘑菇:沒,沒,沒有!!隊長您太強大了!


评论

热度(17)